后会无期

喜剧和悲剧。

结尾撒糖不好吃也要钱的一篇随笔听说放在中考作文里一分都拿不了反正几个月没写文了你们原谅我
以下是正文。



要是他们都不存在就好了。
这是来自于我心底里的,最真实的想法。




推门的时候门上挂着的风铃响了两下,发出清脆的铃响。

我复又来到了Lupin,这个我曾经不论是心灵还是身体都流连许久的地方。

自四年前的变故后我就再没来过这个地方,不论是安吾还是织田作。他们不会来,也再不可能来了。这里已经失去了原有的模样,就连记忆的足迹也一点也没留下。

我下楼到吧台那儿去。整个酒吧都已经翻新过一遍,不仅面积大了,就连站在吧台后面一遍复一遍擦拭着酒杯的老板都已经换过不知几任。酒吧里放着富有古典气息的缓慢而优雅的乐曲,空旷的吧台边上再也没有酒杯碰撞的声音。


我坐到吧台边,点上一杯威士忌,然后望着杯子里的冰球回想起来往事。我想起来拍照的那天我也像这样无趣的戳着杯子里的冰球,发出轻微而清脆的碰撞声。

罢了罢了,现在可不是伤感的时候。我是翘班专门来这儿喝酒消遣时光的,我可不想又因为情绪这种不知所云毫无用处的玩意而浪费了青春。冰球要是化了会冲淡威士忌的味道,酒的辛辣对我而言可难得。那是我所爱着的味道,它能沿着我的神经一路走,一路逐渐麻痹我那蠢蠢欲动的心。我现在已经等同于死了吧——谁又知道呢?那只是挤在可能与不可能之间沉浮的结果罢了。世间万物不都该如此吗?

我端起酒杯来,啜饮一口,然后仰头吞下。酒精终究还是我最爱的东西,它像毒品,麻痹我的神经,混乱我的意识;总有句话说什么借酒消愁愁更愁的,我却不太觉得是如此。或许只有笨蛋才会去借酒来消愁——对啊,我不就是那个笨蛋嘛。但是愁更愁我却不赞同。愁为何物?或许连愁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我是没有发言权的——那,这又关我何事呢?


自四年前那场变故后,三个人彼此都没有再见过面了。——不,不如说是没有机会再见面了还恰当。我可不是因为想成为【正义】才去正义的一方的——从对我有利的角度来看,我还是更适合Mafia。我现在由从前的三个人联想到现在的【正义】,我还真是越来越搞不懂自己的心情了。说到底,人还可真难懂。像织田作那样直率又好懂的人可不多见,——现在我也再不可能遇见第二个织田作了。

我重新端起威士忌一饮而尽。冰球已经开始融化,冲洗去威士忌原有的味道,然后这股刺激的辛辣从我的喉咙冲到胃里,灼烧着我的喉咙,让我难以发声。在这之前我就已经有些不适,而威士忌更让我的头脑昏沉,最后我还是只能趴在桌子上苟延残喘。

再也回不到的过去,再也无法重建的过去。


酒啊是喜剧,但威士忌——则是一场悲剧啊。*



我复又醒过来,从痛苦的眩晕中苏醒过来。

我睁开眼,抬起头来。痛苦已经消散了,我感觉身体好像轻飘飘的,就连头脑也不昏沉了。

我起了身,恍惚间,我又看见两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不知道怎么的,我的脚竟自己动起来。——我在向他们走去,我渴求向他们走去。

随着步伐的加快和距离的缩短,我还是看清了两个人的面孔。我认出来他们就是织田作和安吾,重建过去的机会就在不远处。

我想伸手去触碰 可我最后又想起来了那双疲惫而充满着希望的茶褐色眼睛。



_
*:出自《人间失格》电影中叶藏在为中原先生扫墓时说的话。
好吃不过饺子 可爱不过老子
中原晴日的崛起,无赖派势力终将伟大!!!

上初中了真的闲时间真没多少了(……)作业多到吐,成绩不好也不像小学那样轻轻松松就能追上来了。以前是和班上同学比,现在是跟整个集团比(………
原谅我,我真的好久没写文了……;;

评论(3)
热度(2)

© 请点进来看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