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开始?

看图走推特@Nakahara_haruhi

我管他的

想去把爱因斯耍的团团转?
那么我得先找到回家的路。

嗨,卢西安诺·瓦尔加斯。
昵称卢卡和卢恰都可以。我也不介意你们喊我卢西大人的,那样会显得我高高在上,所以我更希望你们喊我卢西大人。
-----
我出身于贵族,言谈举止都经过贵族的教育,所以你不必担心我会多么的不尊重你,或是多么的挑衅你。你和我说话不会感到不舒服的。我说,大概?
外表是棕红色的短发,左侧翘起一撮无论怎样都捋不直的倔强极了的头发。肤色比周围其他的白人都要黑一个度,但也说不上是黑,比起亚洲人来我还是比较白。我不太爱把自己塞在规规矩矩的硬邦邦的西服里面,比起西服我倒是更喜欢藏在我衣柜里面的那些私服。外貌和其他同体一样,——这点我不做赘述。我有一双桃红色的眸子,这点可能和其他人就不太一样。我不大喜欢暗红色的眼睛,因为那看起来真的十分骇人。
我方向感很差,最意外的是我惧怕超自然生物。我实际上就是个胆小鬼,虽然我从不害怕杀人(实际上我从来没有杀过人),但是对于鬼怪一类的东西我还是只能束手就擒。我的方向感如同开头,如果你要是把我一个人扔在一个稍微复杂些的迷宫,那么我可能会在那里从早晨待到深夜。
我抽烟但不频繁。我恨透了那股刺鼻的烟味,尽管如此我还是会用已经肮脏了的两指去夹起烟来深吸一口吐出个烟圈来。我喝酒还算频繁,习惯性的用酒精麻痹自己的神经,然后以轻佻的姿态和那群蠢女人们沟通交谈。我酒量不错,喝醉了大不了说话直一些然后就睡觉。我发誓我喝酒不会给你带来麻烦。
我不算是个有礼貌有教养的人,我也会爆粗口。但我从小接受的教育都是叫我去做一些不讨人厌的事情,并且时时刻刻叫我不要去惹人生气逗人厌烦——随它去吧,管他的呢。
生活状态是与弗拉维奥同居。我通过镜子与常色交流,而通过镜子我只能看见自己的常色,也因此我从没有见过其他人的常色。
性格方面显而易见。我不算是个热情的家伙,比起其他人来说我更多的可能是淡漠。我见过许许多多形形色色的同体,他们可爱,他们帅气。还有的病态,有的残酷。但我可能与他们大相径庭,也可能与他们一样。
稍微有些虚荣和沉溺于幻想,用本田葵的话来讲就是中二病。鬼知道那是个什么玩意儿,那就随它去吧。

我是一个普通的人类,而非意大利。

-----
对于弗拉维奥。
我从来都没有不把他当哥哥看。我一般习惯喊他兄长,或是直呼他的名字。我对他有些依赖心理,从小和他在一起时我们两个就一直都是形影不离的兄弟。若是离开他大约一两周,我可能就会失去生活自理能力。噢,别笑我,你试试离开你从小依靠的人一两周试试。
我从不藐视他,我甚至稍微有些憧憬他。

对于费里西安诺。
他是我的白体,我也能坦然的接受他。我并不同其他人一样那样厌恶他,我甚至觉得他有些可爱。我不觉得他是什么垃圾,我只觉得他软弱的过头反而有些遭人爱怜。我喜欢与他交流,和他在一起我总是心情愉快。
小垃圾小废物什么的对我来说只是随口的一句口头禅。他似乎也不对此做出什么反应。

对于爱因斯和本田葵。
对于这两位,我说不上喜欢他们,也说不上厌恶他们。我对与盟友抱持的态度大多是轻浮的,但我也无法不承认没有他们两个在我可能至今为止都不会有什么造就。
至少我无法否认的是,我和他们成为盟友是我自己心甘情愿的。

对于路德维希。
我觉得他有点过于一板一眼了。性格比我想的要好得多,至少他比爱因斯要勤快多了。因此我也对他有些许的好感,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和费里西在一起的时候总有种粉红粉红的暧昧感,以至于现在我也开始对他报以与爱因斯一样的态度了。
好吧,至少他十分温柔这一点挺上眼的。

对于罗维诺。
若是把他与弗拉维奥相比我可能更加偏向他一些。他不像弗拉那样不讨人喜,他有些别扭的性格在我眼里倒是有些可爱。但是他也像费里西一样废柴这一点令我十分失望。但他有尽起身为兄长的一份责任来的,在他的身上我总能看到弗拉维奥以前护着我时高大的影子。
至少他值得我信任。

该说的都说完了。大概。
-----

评论(2)
热度(3)

© 随便点进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