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开始?

看图走推特@Nakahara_haruhi

短打

❤️
(第一人称视角,大概是太宰)

今天我也是无所事事的在海边乱晃。
今年我将满30。在过往的日子里我碌碌无为,以至于我已至30还未能有什么能挂在嘴边的成就。
现在太阳还没出来,天已经亮了。晨雾弥漫包围着我,我在这烟白的晨雾当中兜转绕圈无所事事。
我点上一支烟,烟雾缭绕。我吐了个烟圈,嗅着空气里淡淡的海腥味儿,我不禁又回忆起往事。
我回忆起以前在黑手党的日子,以前在武装侦探社的日子。我以前大概是个坏人吧,现在也是,我像是什么都没变一样的,身边的人也是一波换了一波的。我从来没有想过怀念和舍不舍得这回事。我太宰,太宰治,就从没有过和他人有过什么至深的关系。
我眺望远方海天的分界线,天空是瓷白色的。但海像是将要融入其中一样。烟雾在眼前上升,挡住半道视线。




不对。我肯定是忘记了什么的。
我猛然间停下脚步,身体往前倾倒过去,连同记忆的构造一同倾斜了。
我掐了那根燃了还没到一半的烟,随手丢在地上。我望着将要被晨昏染成粉色的天空,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拔腿飞奔起来。
我在沙地上飞奔,深一脚浅一脚的,沙土飞扬。我顾不上那么多,只是一味的奔跑,到意识指引着我的方向那儿跑去。
我在记忆的海洋里翻寻,寻到一小角残缺破败的记忆。于是我努力的想试图想起那时发生过什么,可每当我试图想起就有一种令人悲切的心情涌上来,填满心脏。
我明白了一切都是徒劳无功。我放缓脚步,最终还是停下了。我低头泫然欲泣,可不知为何我竟连眼泪也掉不下来了。我没有哭泣的资格。
于是我停下来了,望着远方的海天交界线。
太阳露出了半边脸,晨曦渐渐散去,天空已经蓝了快半边。

不对,我一定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物的。
我想起来一个地方。那里视角很好,能看见海,还能看见也如海一般蓝的天空。云在遥望无际的天空里优哉游哉四处乱飘,偶尔会有两三只鸟从这里经过。
我的面前则是一方方没有刻上名字的苍白的墓碑。
我又开始了奔跑,这次我是没有目的的四处乱跑。可是越向前四周的景象就越发熟悉,尽管那都已经翻新改造过无数次,可我还是能依稀记起来的,这里我曾经来过。
然后我还想起来,曾经有一个比我要高出来半个脑袋的男人以前是一直在我身旁的。他有一头亮眼而矜持柔和的橘红色头发,留着稀稀疏疏的胡渣。我还记得他是个温柔到底的人,但我依旧想不起来为何他在我的意识里是个只顾他人的笨蛋。我一定是很喜欢他的吧。
慢慢的,我的眼前开始出现一方方雪白的墓碑。不,也称不上是雪白。他们已经在这里站了那样久,早已饱经风霜,不再是当年那样苍白的了。有些甚至出现了裂缝,还有些缺了一角两角。风拽起我的衣裳,吹动我的头发。我不适应的眯了眯眼把碎发撩到耳后,望起天空上残留着的飞机云,向前迈出步伐。
「到救人的那一方去吧」

…我想起来了。我终是想起来了。
我想起来他的名字,还想起来他曾是个杀手,后来还发誓说不再杀人。他喜欢吃辣到让人泪流满面的咖喱,还抽烟喝酒,却是个温柔善良到骨子里的男人。后来啊,后来我还想起来他曾经和我是朋友,可之后我们遇到了Mimic,还知道了很多我们从未得知的事情,……之后你也为了五个无辜的孩子投身战争之中和纪德一起死掉了对吧。
织田作,织田作之助……是你对吧?真是不愉快的回忆呢。
…………我居然也会忘了你呢,真是危险。
我找到你的墓碑,单膝跪地,抱着你的墓碑泫然欲泣。风再度吹起来,海水轻轻摇曳,树叶也被吹的沙沙作响。

我好想,再次见到你啊。

-.
文风过渡太大了不忍直视……已经不会写文
还有作业好多啊呜呜呜呜呜呜考了个倒数第三我在旋转在摇摆

评论
热度(3)

© 随便点进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