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会无期

青石板桥的风铃

青石板桥的风铃/织太


一响,又一响。
从青石板桥的那段发出叮叮咚咚的响声。织田打着油纸伞从这座青石板桥上经过。石板桥下面尽是白茫茫的雾气,就连前方的可见度也很低,不知是哪个皮娃娃撤了层薄薄的白纱网笼在前方。
织田看不清脚下的路,但是这路他常走,这桥他常过。他踏着如以往过这桥的步伐,以脚下的触感来判断脚下的情况。他每天都要走这条路不知几次,目的也并不明确,他只知道自己每日每夜都要走上几次,从这岸到对岸去,来回履步许多次。
这里并不是人间。
可是他少有的听见对岸传来他人的脚步声,还有叮叮咚咚的声音,类似挂在房檐前的风铃,风一吹呼啦啦的响,发出清脆的响声。
于是他打着油纸伞去了对岸。这次他走的时候比平常更久,脚步声和叮叮咚咚的声音越发的清晰明了。慢慢的,他感受到了不属于这里的气息。他听见脚步声就在对面,那响声还在断断续续的响着。那个人于自己近在咫尺,可他并不属于这里,织田犹豫了。他不知道自己需不需要伸出手,可是他觉得自己该伸出手的,于是他就去轻轻触碰了一下那个人。
那个人触电般颤抖了一下,叮叮咚咚的响声随即消失。隔着浅浅一层薄雾他勉强看清了那人的面容,可确认了这个人的身份以后,织田猛然缩回了手。
是太宰,太宰治。
他看见太宰转过身,确认清楚自己的脸,然后咯咯咯的笑起来。为什么摆出那样的表情啊?我很让人害怕吗?他问。
也并不是让人害怕。织田回答他,眼神游离了一会又重新将视线放在太宰身上。我只是很惊讶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诶?为什么惊讶?我自杀成功了不是件让人很开心的事情吗-?太宰拖长了语尾,用如以往一般的轻佻的语气回答他。一瞬间,织田好像又看见了那个18岁的太宰治,放荡不羁却又孤独的像个与世间隔绝的孩子,独自抱着这份寂寞一直走下去。他清楚太宰已经长大,不再是从前的那个太宰治了,他不再是一个人,也不曾再失去什么了。
啊…恭喜你终于成功了?织田应了一句,拉起他的手,忽然间发现他的手上挂着一串风铃。
太宰举起手晃了晃,使那串装饰着贝壳的风铃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

然后,写到这里就没了。
已经坑了。因为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发展(……
打个tag混个更,不要殴打我呜呜呜我会哭的(sb

评论
热度(7)

© 请点进来看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