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会无期

向日葵(mafutin/死捏他注意)

大家好!!我上来发个粮!!!超级超级好吃的粮!!!!
作者不是我!!!不是!!!!!名字会写在评论里注意查收!!!!!!!
图和文都画的写的很好的太太!!!!!!!!爸爸我爱你!!!!!!!!

向日葵
*有文中没有写到的tin因家庭原因被迫穿女装 注意!
*很多东西文中没有写
*mafu知道tin穿女装的原因
*死捏他注意!!
*tin生前与mafu交往并同居
*有选择性失忆的懦弱mafu注意。
*有年龄操作 mafu比tin大3岁 虽然并没有什么意义。
*有强行为了比较HE。

我梦见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事。
在梦里,那个谁背对着太阳,手里捧着一束向日葵,白色的裙子随着风而摆动着。明明看不见脸,脸上的笑容却让我觉得熟悉。
我听见我开口了。
“向日葵真漂亮啊,你说对吧,***?”
啊,那个名字,为什么我听不见呢?

第二天,我又做了梦。
还是关于那个女孩子的梦。
这一次她红色的头发似乎比昨天看到的要长许多,看起来也小了不少。
她还是穿着那件白裙子,手上的向日葵却不见了身影。
“赶紧过来呀,mafu!”她向我挥着手叫喊着。
然后我看到了小时候的我跑了过来,好像是从很远的地方过来的,气喘吁吁地将向日葵递给了她。
“给、给你。”
那个女孩子又笑了。
笑的真好看,我想。

第三天我很早的就躺在了床上、进入梦乡。
那个女孩子比前两次都要年长些,二十多岁,新剪了短发,也不再穿那身白裙,而是普普通通的衬衫短裤,在阳台上背对着我干着些什么。
这才让我看出他是个男孩,还是个俊俏的男孩。
......他究竟为什么之前要穿着女孩子的衣服呢?
我不知道,但我总觉得我是知道的。
他搬起一盆花———那是开的极为漂亮的向日葵,看得出主人对它的精心照顾,然后他转过身来,把向日葵放在我面前,得意的说道:“看吧,开花了!”
笑的无比灿烂,仿佛从心底里为这朵向日葵的开花而感到高兴。
好像还有什么没有结束的,但梦却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

我开始期待每天的睡眠,我想见他,我想见到那个红发的男孩,以及他的向日葵。他一定是我的恋人,一定是的。
虽然不知道我为何没有对他的记忆,但我这样肯定着。
可是第四天我没有做任何梦,第五天第六天依旧如此———直到第七天,我梦到了他。
他笑着对我说了再见,于是离开了屋子。
在“咔哒”的一声关门声之后,我的眼前一片漆黑。
大概过了几秒钟,眼前又渐渐明亮起来了。映入我眼帘的是一个拿着向日葵的黑衣男人站在雨中,他的白发因为下着大雨的原因而黏在一起,正贴着他的脸颊两侧往下滴着水。他穿的极为正式,但他的衣服都已经被淋湿了,这一点使他看起来十分狼狈。
这是......我?
.......不对吧,明明,我对这里一点也没有记忆啊。
不是我的。对于心里涌起的不好预感,我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我听见他一直小声的呢喃着“对不起......”,然后把向日葵放在了他身前的墓碑旁,打算离去。
什么啊......谁死了吗?
通过他侧过身子的那一瞬间,我看见了摆在墓碑前的一张遗照。
那是———那个红发的男孩。
“对不起,tin。”
黑衣男人临走前,说了一句这样的话。
tin?
.......tin。
.......是tin啊。
那个男孩,是tin啊。

........

醒来之后,我端着一盆向日葵———那是tin所种的,前去了一座墓碑前。
那是我死去的恋人,tin的墓碑。
对不起啊,忘记你的我,这么久才想起来你的存在。
对不起,tin。

今晚我又做梦了。
梦到了现在的tin,小时候的tin,少年时期的tin,全都笑着朝我说再见,朝远方的一扇门走去。
我努力的伸出手去捉住他的手,却怎么也够不着。
在他离门还有几步远的时候,我放下了手,停止了徒劳的努力,因为我知道的,这是最后一个梦了。
最后一个能见到tin的梦了。
于是我向tin大吼着:对不起!然后跪着大哭起来。
tin在门前停下了脚步,最终还是没有转过身来,继续跨进了门。
虽然这样,但我想,他大概还是原谅我了。
这样就太好了。
真的是。
太好了.....

.......

阳台上的向日葵今日也依旧朝着太阳开放着。
尽管这房子里的主人已离去。
end


我的内心现在在爆炸!!!!!(非作者语

评论(4)
热度(4)

© 请点进来看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