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会无期

纸船。

纸船/织太

太宰治在他退出黑手党的两年内一直都是无所事事,撩遍了全横滨,相约殉情的姑娘们一大群。他每年都会去给织田扫扫墓,带一盘硬豆腐再捎一束白菊。然后在墓前傻乎乎的自言自语会儿就回去,顺路到lupin喝杯酒和新来的姑娘搭讪。他偶尔也会想起当初和安吾还有织田一起的日子,没有安吾会很无聊,织田作还是那么不擅长吐槽…你问他念不念旧,他当然念,只是不表现出来而已。他带了一辈子的面具过日子,啥事儿都搁心里不给别人看。织田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走进他的人,可是那唯一一个人现在也不在了。
太宰治试着把他在织田生前他没来得及对织田说的话写在纸上,一写就没完没了。每次他都一不留神就写了满满一张纸,内容七扯八扯愣是不知道自己想要对织田说些什么。后来他发现,他其实很喜欢很喜欢织田,可是他说不出口。他开始嫌弃自己的愚钝,明明他太宰治生来就臭不要脸,却也没办法好好的表达自己的心意。
他在那些数不清楚数目的信里拐弯抹角的向织田诉说自己的心意,可到最后估计除了他自己都没人看出来他究竟有没有向那位提到自己对于对方的心意。
太宰治曾经在自己常入水的河岸看见两个孩子,一个女孩一个男孩,均是盘腿坐着手上不停的折着纸船。纸船沿着水流漂呀漂,慢悠悠的毫不着急。太宰治凑过去问了一句,你们希望纸船漂到哪里去呀?那俩小孩估计是被这个浑身上下缠着绷带的怪人给吓到了,愣了好一会才支支吾吾的开口。女孩说,她的奶奶一周前寿终正寝去了,她便把想对奶奶说的话写成几封信,折成纸船漂到河里去。女孩低下头,眼露悲伤之色。希望纸船能漂到奶奶那儿,奶奶在天堂能看见我的信。
太宰治忽然间好像醒了。他离开河岸回到家里,看见那一摞信,随手取了一张研究起纸船的折法来。他试着回忆起刚才看见的那两个孩子折纸船的手法,不一会儿三下五除二搞定一只纸船。他用手指捏着纸船下方在空中虚虚的晃了两下,丢到一边开始折另一只。
此后太宰平日里除了自杀未遂和写信撩妹以外还会抽出小部分时间来叠纸船,没过几天纸船就堆成了一座小山。他用手比划了一下,嘟哝着大概可以漂走了就拎了个袋子把那一堆小纸船丢到袋子里出门去了。他特意绕了点路到平时没什么人的那条河边去,好不让别人看见并且投送给他一个五味陈杂的眼神。
他用手指捏着一只纸船的上端提出袋子,然后用另一只手的掌心托着下方轻轻的放到水中。太宰一松手,纸船就沿着水流摇摇晃晃的漂走了,他看着纸船漂的越来越远,越来越远,直到那纸船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他望着已经不见的纸船漂过去的方向看了很久,直到一阵风吹的他睁不开眼一回头才想起来还有很多纸船没放。河流上慢慢的就多了很多纸船,那些纸船摇摇晃晃慢慢悠悠的,好像在追逐什么却又不紧不慢。太宰看着最后一只纸船漂走,站起身来活动一下已经快要麻掉的双腿,领着空荡荡轻飘飘的袋子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他覆于右眼上的绷带被风儿吹的有些松散,举起手捏住一角把那一段绷带扯了下来。许久没再见过光芒的右眼此刻接收到光芒有些不适应的眯了眯眼。
或许新生活就要开始了。他想。





…这是什么?
红发的男人看着面前漂过去的纸船儿有些疑惑的用手托着下方轻轻的从水中抬起了纸船。他看见纸船里面模糊不清的字迹,动作轻巧的展开,抖了抖纸张,看见那人的署名和结尾熟悉的称呼,嘴角漾起一个温柔的弧度。
是你啊。

评论
热度(14)

© 请点进来看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