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开始?

看图走推特@Nakahara_haruhi

迟来的法诞??

其实13号就写完啦。
只是我懒的发到lof来??
总觉得我拖了这么久再不贴点东西会遭雷劈(小声)

#法诞



窗外阳光正茂,洒进窗内,暖意流泻了一室,在墙上投出两三方斜斜的光影。

偌大的屋内只拉起几扇窗子的窗帘,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钻进来,在地板上跳舞,手拉手在少女脱下的衣裙褶子里欢呼。

女孩儿站在穿衣镜前抱臂思考,一手托着下巴,一边用那双漂亮的烟紫色瞳孔上下打量自己的装束。她身着一袭胭脂色抹胸长裙,裙后摆拖在地上,也无人去将它提起。

“索瓦斯小姐,你今天真的很美。”

我忍不住开口。她的上半身陷在阴影里回过头,我看不清她的表情。恍惚间我仿佛看见她眯起眼晴来微不可查的扬起嘴角笑了笑,优雅的朝我伸出手来,性感的声音萦绕在我耳边。

“过来,我的好姑娘。”

她拉过我的手,轻柔的揽住我的腰,不等我反应便踩起优雅的舞步来。空荡的屋内没有浪漫悠扬的音乐响起,窗外没有鸟儿在枝头鸣唱。我顺着她的动作不熟练的踏起舞步,在屋内旋转着起舞。

忽然间,她的身形一顿,向后倾去。我赶忙抓住她的肩膀,可我却又踩住了她的舞裙。脚下一滑,我们双双倒地。

我陷在她脱下的素白的睡裙里,阳光跳上我的身体,在我的脸颊上打转。即刻我又被人儿那双纤细的手拉住,迫使我与她面对着面躺着。我和她都很狼狈,她的舞裙被拉下,露出她白皙的肩膀。金发散落,随意而凌乱的垂落在地上。

我望着她,她望着我。寂静了半晌,我未能忍住,“咯咯咯”的笑的花枝乱颤,她也被我惹得笑了起来。等笑声渐渐浅了,我能看见她那双带着未散的笑意的眸子里的我,也在轻笑着望着她。

“生日快乐,索瓦斯小姐。”
--
我不善于堆砌华丽的辞藻,也不善于用繁复的言语对您进行衷情的祝贺。
现如今,我只想为您,为法兰西。说上一句最朴实而又最真挚的一句:
生日快乐。

好了再见我继续去拖了。(不要脸

评论
热度(8)

© 随便点进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