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开始?

看图走推特@Nakahara_haruhi

盗窃违法!!【雷安】

*四点文,我来交党费zz
*挺短的吧。厚难次
*怪盗雷X博物馆馆主安

“嗨,初次见面。”
安迷修第一次见到那个人是在宝石失窃的那个晚上,回过神来披上外套冲到大厅一看,那个人拽着领带蹲在大开的窗檐,单手举起宝石仔细的查看着,随后才注意到我,勾起嘴角一笑打了个招呼就一跃而下。他跑到窗边一看人已没了踪影,无奈之下还是报了警。
那个人看起来年纪并不大,身材高挑纤细,衬衫永远也不会把领带打好,俨然像个不好好上学的高中生。曾经还当着安迷修的面把领带一扯丢到他面前,一边说着“要好好保管啊”就跑了。
…总之这个人要多神秘有多神秘,身份不明来历不明,其他博物馆也从没有被他盗窃过的经历。安迷修这警一报他才第一次上了电视,还特地大半夜找准他的办公室把窗子一掀就窜进来,脸上堆满邪笑的给他道谢。
“谢谢你啊,馆长先生。”
“……请不要大半夜扰民,怪盗先生。”
安迷修蹭到墙边,意图靠近警报铃,却被他察觉给死死的摁在地上。
“不太好吧?我大老远跑回来给你道谢你这么对我。”
“……请松开在下。”
“说起来你还真是敬业啊,睡在办公室这种事情我可做不到。”
“………”
他瞪着那双像猫一样冷淡的紫眼睛,居高临下的俯视安迷修,然后手上一松,眼疾手快的再把窗子一掀,跳了下去。安迷修缓了缓劲,站起来凑到窗边一看,再看不见那个修长的人影。
看来以后要把窗子锁好了…。

然后第二天就发现失窃的文物全被还回来了,之后开始不见的是自己的私人物品。
……这家伙搞什么啊!非要冲着我来?
明明已经把窗子锁好了,也强烈批评了值夜班的员工,睡前也都把窗子一扇一扇锁好,自己办公室的门也换过两次锁,为什么他还是能进来!?
然后直到那天早上,一大清早徐徐醒来,他揉着眼睛听见耳边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说:“醒了?”
“嗯……………你是…!?”
“是我,你日日夜夜为其操劳思念着的我。”那个人笑了,非常阴险不怀好意的笑。他伸手把我的嘴捂住,手上用劲很大。
他盘腿坐在办公桌上看着什么东西,此刻转过身来弯腰伸手用力的捂着安迷修的嘴。他挣扎了两下,那个人索性还是松了手,又转过身去。
“不错的早晨呢。”
“…请你出去,再这样我就要报警了。”
“诶,馆长先生只知道报警的吗?不然太没意思了吧,警察又抓不住我,”他轻巧的伸腿跳下桌,在房间持有者本人眼前走到门口,轻轻的拉开锁还完好无损的门。“再说了早上博物馆开放,馆长先生的办公室门又没锁,此刻如果我有问题需要交代,敲过门后进来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吧?”
——糟糕!昨晚忘记锁门了!
“…可是在下并没有听到敲门声。”
“哦,那时候馆长先生还睡得很熟呢,我进去安静的等着应该也不失礼节吧?”
“…………”
不得不说,他其实没什么错。
“……我记得如果有什么事可以找——”
“可是我就是想找你。”
“…………可博物馆馆长的办公室并不能随意出入…”
“诶?如果真是那样也没人拦我啊。”
他转过脸来看着安迷修,脸上挂着职业性的笑容。此时此刻,他突然想到,下面的负责人基本都是女性。
……。
他长了一副好皮囊是真的,长得俊俏身材高挑声音还恰好是女孩子会喜欢的类型,这一走出去不得迷死一片??
单身了25年的安迷修终于第一次感受到,长得好看有多么重要。
…看来要好好批评那些不务正业的女负责人一顿了。一边这么想着安迷修起了身,从挂衣架上取下外套,那个人就在他身后看着他进行更衣。
“…现在可以请你出去了吗?”
“可以了可以了。那下次有机会再见啊——”
说着那个人就敏捷的夺门而出,安迷修也没有什么靠近门口去看看他的背影的欲望。那家伙的速度比常人要快得多。但当安迷修把手伸进口袋的同时,指尖触到了什么类似纸片的东西。掏出来一看,是一张名片。
“雷狮,喜欢撸串,17岁大学在校生——”
在视线扫到学历那一行以后安迷修还是选择把名片投进垃圾桶,随后转身出门。
可不能让世人以为我和这家伙同流合污…

之后有些距离的某一天晚上,安迷修在大厅来回踱步检查门窗是否锁好,然后松了口气,转身准备回办公室。在他转身的一瞬间,身后那个久违的声音再度响起——
“安迷修先生,晚上好。”
“……雷狮?”
他警惕的转过身,注视着那个离自己仅几步之遥的人。雷狮听到他有些紧张的喊出自己的名字后满意的笑了起来,然后跨出步伐。
“看来我给你留的卡片生效了啊。”
“…如果你再靠近一步,我就——”
“就什么?嗯?”
然后雷狮迅速的移动到他面前,安迷修脚下一软,跌坐到地上。雷狮就势半跪下,膝盖轻轻的触着安迷修的下身。
“——…你可不要得寸进尺,我警告你一遍。”
“啊?那样就太没意思了吧,来点激情的——噗呼—…”
安迷修起身,试图将刚才的不雅片段从脑海中抹去,走开几步后回头看着吃了亏的雷狮,开口。
“我警告过你。”
“………真的很痛啊馆长先生…………”
“说到底还只是小鬼,也应该对大人抱有点尊敬之心吧。还请下次多注意。”
然后安迷修徐徐笑起来,笑意里带着些许的自豪。雷狮像是看见了什么难得一见的珍贵的东西一般睁大了眼,然后对着他相视一笑。
“什么,笑容不是还挺不错的嘛。”
“请回吧。”
“……”
雷狮注视着安迷修良久,之后扬起嘴角,露出了一副满足的笑容,然后起身,和安迷修擦肩而过,在他的耳边落下轻语。
“很不错嘛,安迷修!”
安迷修愣了,转身看着匆忙离去的雷狮,看着他推开大门轻巧的蹿下楼梯,感到脸颊发热。然后他就注意到了比这更重要的事——
最重要的大门,并没有锁好。

当他又一天早上发现自己的领带不见的时候,十分生气的决定当晚把大门敞着。呃…后备工作还是要做好。
于是当晚在检查好其他窗子和自己办公室的门后,他悄悄的摸到大门口去,远远的就望见雷狮那道仿佛是从影子里走出来的修长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他心照不宣的开门,然后侧身,像是特此等候已久了一般。雷狮仍是以往一般的笑的让人起鸡皮疙瘩,闪进门内。安迷修在他身后把门带上。
“领带不见了呢。”
“…。你脖子上系着的是我的领带吧。”
这么一说安迷修才注意到,雷狮今天难得一回的好好打了领带,衬衫领口袖口都整理的好好的。他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雷狮注意到以后抱臂微笑起来。
“很奇怪吗?还有你的领口大敞着是不是不太好啊。”
他凑近过来,指尖触到对方的脖颈的一瞬间,安迷修轻轻的颤抖了一下,脚步挪移试图后退。雷狮轻轻的“嘁”了一声,张了张口露出两颗虎牙,然后又安分的闭上,伸出步伐。
“说起来我还要感谢馆长你给我的这么一个好机会呢。”
“什么好机会?”
“……”
雷狮笑起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加满意和狂妄的笑起来,然后窜上楼梯。安迷修意识到不对,跟着冲上楼梯,按下警报铃。瞬间整间博物馆里都充满了警报声。
失策了。不该对那家伙掉以轻心。他拭去额头上冒出的冷汗,推测着雷狮的最终目标。
他和自己拉了这么久的拉锯战就是为了找准时机好下手吗…实在是掉以轻心了。安迷修扶着墙壁喘了两口气,往博物馆更深处追去。他的目标绝对是自己的镇馆之宝没错,——是一开始他没能得手的那颗宝石。
装作友好和若无其事,把文物还回来让自己掉以轻心,三番五次的骚扰,17岁的大学在校生……他的一切都神秘且奇怪的令人不能不在意,今天是安迷修第一次领悟到智商高的可怕之处。
他终于找到那间存放宝石的房间,门果然半开着,锁有被撬过的痕迹。安迷修来不及缓两口气就推门进去,看见那个人站在大开的窗边,放置在房间中央的玻璃展台完好无损,宝石安静的被置放在其中。
“……呼…。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我要感谢你给我这么多次机会…掉以轻心了呢,安迷修馆长。”
雷狮转过身,手仍扶着窗沿。月光静静的洒下来,照进屋子里,却没有照亮雷狮的脸。
安迷修拉上门,慢慢逼近他。雷狮却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在月光下隐约看见他轻轻笑着。
“不过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样都没关系,猎物已经到手了。”
安迷修得到回答以后不免紧张起来,警惕的看着雷狮,在距离他仅五步远的地方停下脚步。
“……你的猎物是什么?”
“呼,你还真是迟钝啊。”
雷狮再次笑起来,还是那样敏捷的移动到安迷修面前,把他拉到窗前。来不及回过神来,安迷修就感到腰上被搭了一只手,随后被用力的一托离开地面。
“我想要的偷到手的,是你啊。安迷修馆长先生。”

-fin
第一次写雷安我吼怕怕,请大家多多捧场(。。

评论(8)
热度(33)

© 随便点进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