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会无期

什么夏天已至?(yoppeitin)


“啊。”
“…怎么了?”
akatin轻轻的啜饮着热茶,侧耳倾听着风拂过树叶的轻响声,像猫一样缓缓眯起眼睛。
“没什么…”

只是夏天已至。

*
他不懂自己为什么要选择今年的夏天。
…也同样不懂正安心的坐在自己旁边,还用手指玩弄自己的发丝,用热乎乎的手掌心去触碰自己的手背的那个青发老流氓。
很难得的,很难得的。这样的机会。
从小他就告诉自己,能遇到喜欢的合适的事物不容易,不要因为自己的一时任性就撒手了。
要说喜欢吗,他给出的回答是百分之一百零一的肯定,误差值为百分之一*。两个人从以前就认识了,一直都没敢掉以轻心的不断收紧手上抓紧机会的力度。
又说对方是被他十二倍的诚心打动的吗?…不知道啊,谁知道呢。说来你也许不会信的,两人之间并没有存在过什么热恋情结,就是连告白也没有提过,恍恍惚惚,脑袋一热,一晚上就在一起了。
“…很温暖。”
这是肇事者对那天晚上作出的评价。
“就是因为很温暖嘛!”
于是还是吵着架这件事情就结束了。
虽然一直是以景仰着对方的身份来介入对方的生活的,到最后留下的对对方的印象却也还只是“老流氓”和最初安分的喜欢着的感觉。
曾经虽然大喊着“最喜欢了”从爱河的边缘一跃而下,虽然现在也沉溺于对方温暖的怀抱,但还是忍不住的浮在表面的厌恶着了。
夏天,轻飘飘的。

+
“…呼……。”
“……。好热…”
仲夏之夜。
“…你里面真的好热………”
“…动作稍微小一点…太深了……。”
尝试着探入的时候得到的不适感应征了对方憋屈的口气,长吁出一口气还是慢慢退了出来。
“…不行,今晚不行。找不到感觉…”
“………唔。”
yoppei轻轻的用指腹按着对方的肌肤,感受着这具灼热的躯体是如何在自己的怀抱里呻吟过的,他散下的长发缓缓的流淌在自己的手心,柔软且安心的。
他一直都很钟意于在自己怀抱里发热的那具躯体。皮肤光滑细腻,白皙透亮,指腹划过像是触着丝绸。发色的亮眼和暗地里充斥着的热情也让他钟情于此,总之他对这个人要多满意有多满意。
是我的人。
他从见到这个人的第一眼就这么认定。
他把人放下,侧到一边去。刚才尝试交合的过程中的不适应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他想起第一次交合的那夜,风雨交杂,甜腻的呻吟充斥了满屋,他感受到身下东西一阵阵的痉挛,以及在高潮的余韵中恍惚间感到的悲伤。他喜欢这个人吗?谁敢说他不喜欢,是一番的喜欢,应该是最初的青涩和无法适应罢了。
他伸出手去,碰到白色的墙,发出不大不小的声音。同时他听见身后的床传来嘎吱嘎吱的响声,然后背上透过布料传来热乎乎的感觉。
“不要对着墙那么深情,看着我。”

=
“有没有接吻的戏份?”
“好像没有。”
“…那你来不来?”
“我不来,去对着你的墙纵情吧。”
“…我才不。”
yoppei起身,弯腰越过茶几吻上akatin。
总之,他对这个人,要多满意有多满意。

omake.
上面我觉得也不是正戏,瞎写的,我也不打tag了,希望有人给我捧场~

评论(2)
热度(4)

© 请点进来看看! | Powered by LOFTER